拜星云松令

随便写写,不要在意,娱乐自己。

闲话——师相的棋局(魆妖纪28)

鬼澈:

海境痛苦的收线终于进入尾声,终于。


开篇稣浥的背影和眼部特写实在让我想起非常非常不好的回忆,同样的紫色,同样的眉眼,同样的决绝,同样的死亡。片尾是千岁的暴走,看起来也活不过下一集的样子,他在求死,因为稣浥死了。关于这一对,真的不用再写什么,什么叫官逼同死,看官方DVD封面就知道了。


龙子在倒下的那一刻终于清醒。无比清醒。他终于大吼着师相的名字清醒过来,就像他从前无数次这样喊他表兄的名字,就像他猜测出常欣死因的时候,带着十二万分的不甘,咬牙切齿的吼,


欲星移!


这是一场需要存在的内战,欲星移需要的内战,俏如来的介入就是延续师相的做法,留下不安定因素,引爆内战,抓出黑幕,改变海境势力分布,推动海境变革进程,这就是欲星移的构想,整个海境,始终都在朝着师相的预想发展。


师相把佩剑留给了当时怎么看都觉得智商情商需要充值的龙子。拥有权利和地位又有着敏感身份的龙子就像一个最棒的鱼饵,鳍鳞会必定会看上这个鱼饵,因为稣浥是一个坚决的革命党,同时又是一个非常有行动力的指挥者,他绝不会放弃这个可能的机会。外患形成的同时内忧也会看准时机趁虚而入,内战于是爆发了。针对皇室的最终胜利师相早已安排了大表哥这个预案。针对龙子当然也有相应的预案,有龙子站在皇室一方的方案A,也有龙子站在鳍鳞会一方的方案B,而砚寒清,就是龙子的备案。最终,无论龙子选择了哪一方,海境都不会回到过去。在海境这局看似混乱的棋局中,棋子如龙子,无论黑白,做出如何举动,都不会改变整盘棋的走势。


这就是欲星移,是九算,是墨家。


欲星移为龙子考虑过,如果龙子选择了皇室,当然会平安无事的成为继任师相,但假使他选择鳍鳞会,欲星移也绝不会为龙子放弃整盘棋。


而龙子,无论选择哪一方,却都将承担同样的痛苦。他是选择了鳍鳞会,站在了砚寒清的对面,令人痛心非常;可即使他选择了皇室,当他的面前站的是鳍鳞会的敌人,重情如龙子,又当如何。失去刀叔,失去鳍鳞会,站在皇室身边,像胜利者一样看着从前同伴的尸体,这样的胜利对龙子而言又会是什么样的痛苦?


这份情义,欲星移知道,却只能无视。 


金光智者,大多如此。


就好像当年小王的预案中虽然想过要保下千雪,但一旦形势有变,他的第一步,却是赶往祭坛亲手杀死千雪。


智者,是一个需要埋没情感的职业。


龙子终于看清,在这场海境的棋局里,所有的棋子都无足轻重,因为下棋的人看到的是遥远的未来。


我有一个梦想。


那是一个美丽的梦想,一个遥远的梦想,为了这个伟大的梦想,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不论是别人,或是自己。在这一点上欲星移和稣浥,何其相似。稣浥只是没有欲星移的IQ高而已。


因重情而不能成为智者的龙子,因无法选择最后终于如设想一般失去了一切的龙子,在最后,终于看清了这个棋局。


整个,海境,一起,杀死了,龙子。


(我想说这句话很久很久了)


那个爱说爱吃爱笑爱哭爱玩爱闹爱炸毛爱说看到鬼的龙子。


如今我只期待他如空帝雁王一般,烈火重生。这大概是我第二次真心希望一个角色踏入反面。第一次,是七夜。


小空面对银燕和剑无极的时候曾说,我若为魔,魔世天下;我若为人,人间魔土;我若为王,天下尊皇!且不论对错,单是这份破罐子破摔的豪气便值得一提(嗯嗯嗯???)


虽说人不负我我不负人,但人既负我,那我便是负尽天下人,又如何。


师相说,


我有一个梦想。


那个梦想里,没有梦虬孙。

冰雪的女王,手中也可以托起生生希望。

………??想给你换个名字,一秒变软??………算了还是别换了(´・_・`)

巨可爱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错我就是个白痴(ーー;)实在太突如其来了连姿势架都不会用…要怎么保养也一概不知…慢慢学好了…然而要怎么带回家还是个问题…

给苍术换了个新妆,拆开盒子的时候这宛如高位截瘫一般的防护让我不厚道地笑出来,然后下一秒我就被它帅晕……以前仿佛养了假苍术

不要怪我cp脑啊,但真的感觉赤羽身上越来越有俏如来的印记了…俏如来身上也多了智者的算计,相互的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对方。

盟主真的好惨啊哈哈哈哈

不觉:

盟主的日常懵比(二)


1#2#:这个失败的案例告诉我们,打人不能打脸。

胧三郎:最想踹的人没踹上。

御魂:呵呵呵。




3#4#:多处受伤,最后扛了从天而降的大招才吐血,虽然看着凄惨憋屈,但是实力挺6。

胧三郎:白色秋裤太显眼,我秒秒钟去换成了黑秋裤。



6#:御魂笑光辉:好好打架,别往恁爸怀里靠!当他靠过来的那瞬间,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立花雷藏:看不下去了哼。

关于洗白(来自一个分镜学生冒着生命危险的呐喊)

写得真好…洗白洗白,世界又不是只有黑白,人性的复杂就被你一张嘴一句“洗白”说完了,当你创世神呢(╯°□°)╯︵ ┻━┻

irenerei某玲玲:

关于洗白vs.角色成长/故事叙述(我和弟弟的聊天总结vol。2)


(先此声明,这一篇我是突破极限了><虽然我英中日都ok,但是由于不精通翻译,所以有一些词汇会很随意/不专业的介绍。有些他国词汇在中文没有正确的对应词可以翻译,各国语言的微妙就在这里吧。请见谅,我尽我最大的能力。还请大家一起帮忙扫盲~!谢谢。)


*由于欧美圈的故事叙述手法分类太多一一介绍的话,这篇文就变成了写手讲座了==


*对双语,中英混合的文有意见的,就别看了。


*trope这个词,我找了好久,找不到相对的中文翻译词汇,这里我先行翻译为:情节/剧情用具


*这一篇不是针对金光的观众,我的目的是要扫盲,请不要胡乱以讹传讹。虽然已经憋了很久了,但是我实在憋不住了。金光目前东瀛线还有弹幕导致我个人非常矛盾的一点。。。“洗白”。稍微给你看角色的背景故事,就会有 “洗白”的弹幕。不是说我心不够大,只是,这个词汇已经到了人人滥用的地步了。因此打算来一次扫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拖了好久,然后我经不起怂恿,所以还是写了(被打,别乱怪人!)


其实。。。我的成长和学习环境没有所谓的“洗白”二字。三年前,初来乍到接触B站/弹幕功能,看见洗白二字我都懵了,一开始我还以为是“whitewash”而这个词,是一个用来批评好莱坞的一个选演员的风气的贬义词,完完全全和大家的洗白的理念是不一样的。


我谷歌了以后,从https://zh.moegirl.org/%E6%B4%97%E7%99%BD得知 洗白是:“ACG次文化中的含义多是指“黑历史”被颠覆或者“反面形象”转为正面。“洗白”往往会带来剧情上的重大转折,或者人物形象的重大改变。上一段剧情里还黑的不像话的大反面人物、大坏蛋形象,下一个剧情可能就变成了令人肃然起敬的正面人物、真正的大好人。”


因此,还是真的不是再说背景故事等于洗白,上面还有写着角色的成长呀!!很多人认为,背景故事里的反面人物的作为和目前稍微不一样就是洗白了,然而不是。


然后自己翻TVTropes,也没有看见最贴切的trope。反而打开了好多剧情/角色的叙述法和例子。


主要是,教我分镜的桑原老师没有跟我说过这种词语,应该也是日本的二次元文化里面,小反派从邪归正,然后再引出中反派,大反派之类的情节甚多,他们也都习惯了。更主要是,觉得改邪归正,或者回忆杀/中间加一个角色的前传之类的,是角色的升华手法。而往往改邪归正的角色,壮烈牺牲以后,会让读者/观众们更为惋惜。


不只是日动漫,美动漫里面也有,做的最好的动画,个人觉得降世神通系列做得最好。尤其他们如何塑造祖寇王子/Zuko真的让我百看不厌。角色有故事背景,起源故事之类的会让读者或观众对角色更加有共鸣/讨喜(MAKE YOUR CHARACTERS RELATABLE)。第二最能体现出的就是运动番。不论灌篮高手到排球少年,都是有给角色,或者队伍一定程度的背后故事。让读者,观众们在心理上能认同角色们的努力和付出。


拿金光来说吧,近期立花雷藏的故事好多人在刷洗白二字,这个带动别人去误会编剧用意/艺术,真的让我太生气了。堂堂故事叙述法这么美好的东西竟然被两个字给低俗化了我真的好想去找那个第一个带头误传洗白的人,然后呼他一巴掌。(呼。。。冷静)


先撇开“洗白”二字,东瀛线采取了让配角也有背景故事/隐藏线。他们边让我们看如今的角色的处世风格,边放回忆,让我们能更好,在更短的时间内理解角色。而用在回忆的往事,可以归纳为Reveal/揭露。我说过,他们的用意可能是在埋线,或者是想着给角色加入一些内涵或者过往。为什么要这么做?


1.让观众了解角色经历了什么而导致了角色如今的价值观/处事风格。因为在节奏上来说,一开始就交代了的话,故事叙说上就没有了震撼力。拿雷藏做例子,说回忆是洗白什么的,你要看从头交代的故事的话,倒不如去赞助金光直接弄一个《立花雷藏白夜丸传》好了。人家弄成了回忆是因为这是叙述发的一种,请不要用洗白二字来贬低艺术。


2.让观众对角色产生情感/共鸣


3.上面也说过,让一个角色有改邪归正的可能性,然后是加入主角群的可能性,后面就是为了能更好介绍更加邪恶的反派的可能性。而如今,我们可以说雷藏是属于正派的人了,因为出来了一个更邪恶的恶势力了。(我虽然说是正派,但是要打引号了。再来不代表我认同/美化了立花杀月灵CP。月灵CP的死,我之前也说过了,是编剧们的艺术性判断,也是作为故事叙述里,剧情推动用具的一种。嗯,你可以因为这个故事情节而讨厌角色,但不要对编剧进行人身攻击。艺术/影视作品总归不是现实的,个人觉得(如果金光这样写的话)或许他们是想后面给立花一个redemption arc(赎罪情节)?再来,我觉得立花的角色的转变算是金光里面的角色挺特别的一种,接下来会如何发展这个人物,这个我们拭目以待。


—————————————————————————————————————


哎,我又有点跑题了>< 那么,故事叙述和角色,我这里会注重反派一说。


先说,在塑造人物这方面,有很多的trope。反派也是如此,我来简单化归类的话,两大种类,就是属于:能转正的反派,和不转正的反派。再来,反派不一定是一味作恶,这个其实近期的影剧里面把这个定死了。我们可以看看美国英雄漫画世界里,反派的分类也有很多种的。(什么混乱邪恶,中立邪恶之类的,有兴趣的自己去查吧)。


但也有一种很特殊的分类,叫ANTI-HEROES,反英雄。我很俗地解释一下,他们是属于心是英雄,但是作为不被英雄所认可。拿我最心水的,蝙蝠侠家族的JasonTodd/红头罩来说吧。他的用意也是想肃清哥谭市,但是和蝙蝠侠不同,红头罩敢下手杀坏人。而这个就违背了蝙蝠侠的信念了。跑题一下,个人觉得,雁王应该可以属于这种的,为了美好结局而有些极端(?)。


那么,西方那里有改邪归正一说吗?有!目前“洗白/改邪归正”的英文对应词汇应该是,Heel-Face Turn。解释一下,Heel和Face是摔跤的用词。Heel是反派,Face是正派。Heel-FaceTurn而联合起来就是反派转正的意思。 科普:正转邪的话就是反过来,Face-Heel Turn,他们一事归一事。如果是说中途加入/揭露某个角色背景故事的话,归类在Reveal/揭露一说。举一个例子,2000年的吉姆凯瑞主演的圣诞怪杰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毕竟如果你是写一组人的话,你必定会辗转在角色之间。这个在长篇的漫画也是一直在用。虽然从头到尾还是偏注重主角,但是偶尔还是会有配角发扬光大的时候,而有时候,配角的背景故事/往事/犯下的过错,会在主线上出现影响,甚至对于主角也有影响。 日本漫画家CLAMP的翼Tsubasa 年代记,就是其中一个例子。(马丹,当年读法伊的往事的时候,把我虐得体无完肤)


改邪归正的反派,有时候为了再更加成长,也有去走赎罪情节的。(不过注意!赎罪情节不是反派专属而已,主角也能有的)TVTrope上面写道:


“A redemption arc is a story where the character goes through many obstacles and makes up for something bad they have done. For example, a bad guy might be evil at the beginning of a story but by the end of the story he saves the world and becomes good.”


翻译:赎罪情节是某角色经历各种挫折,并且对于自己所犯下的过错而补偿。打个比方说,某角色可以在故事开始的时候站在恶势力立场,但是后面他也能成为英雄。


这个是不是很熟悉?是不是有些像西剑流?所以你看,内涵的东西比随便的“洗白”两个字好多了。再来也是这个trope让我有点觉得,立花雷藏后面或许会壮烈牺牲的缘故了><


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是我词穷了,后面再补吧。感谢阅读!


最后,再说一次哈,介绍人物背景和往事不等于洗白。人物洗心革面不是淡淡洗白两个字就能概括的。然后,百分百完美的角色是不存在的。角色在遇见选择上或许就留下了错误的种子了。角色如果不经历意一些事情,一直保留在一个状态,这个就不会是好作品/好手法。角色就是要有过错,要有遭遇,才会成长。而成长是让我们欣赏和回味的。但是如何写角色犯错误而不太过跳,这个就是编剧的功力了。我能体谅很多观众不是像我这样对于影视创作有所理解,不期望能像我一样去学习各种分镜啊,叙事手法什么的,但是我期望观众能平下心,好好欣赏作品吧。你可以概括为洗白二字,但是,不要误导了影视界里面编剧的叙事手法和角色成长。再来是,人家就是混口饭吃而已,有必要闹到那个地步吗?不看就不看了,用着不看和抹黑的行为去威胁剧组,你真的赚到了什么吗?


衍生阅读:(英文网站,想看的可以点,各种反派的类型,塑造一个角色可以拿两三点把角色丰富化的)http://tvtropes.org/pmwiki/pmwiki.php/Main/Villains


关于OOC一说 (这个也剧评一起写的,往下看):http://irenerei.lofter.com/post/1d8eae23_dbb17ab



snippet 5

【大概就是…觉得赤羽的新偶真好看啊。四版俏也是越看越好看,跪倒在两人颜值之下。







才进车库,赤羽就看到自己的爱车旁站了一个人。

彼时他刚从艳阳高照的室外进入阴暗的地下车库,尽管变色眼镜的茶色还没褪去,但一点也不妨碍他隔着滤片看到那个人正在东张西望。赤羽只道是来偷车的人,冷哼一声准备抓个现行。

放轻脚步走过去,伸出的手还没碰到那人,对方就像是有预感似的转过头来,温润的笑意直直照进他的眼睛里,那一瞬间赤羽眼前的世界似乎都明亮了起来:

“嘿,赤羽先生。”


抓着方向盘,赤羽静默地看着身边人系安全带像在自己车上一样自然,决定面对现实:“就这么肯定这是我的车?我们已经……”

我们已经这么久没联系了。

俏如来抿起嘴,装作严肃思考的样子:“大概是,我有专门探测你的雷达?”在座位上挪了挪,换了一个舒适的坐姿,“反正进了车库,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眼就相中了它。”

“…”赤羽扯扯嘴角像是露出了一丝微笑,但最终还是垂下眼眸,什么都没回答。汽车引擎还没有发动,车厢里一时静的可怕。

突然,俏如来探过身来,捧起赤羽的脸。手指依旧如记忆中那样纤细白净,但指腹上不知何时已带了茧,在赤羽的脸颊上轻轻刮蹭着,惹得赤羽有点发痒。食指再轻巧地一抬一勾,还没等赤羽反应过来,自己的眼镜就已经滑到他的手里,被他随手放在一边。

还真是进步神速啊,赤羽哑然失笑。

“先生,你的眼睛变了。”仔细端详了半天,俏如来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赤羽只当俏如来指的是自己眼角近来愈发明显的鱼尾纹,便随意回道:“毕竟岁月不饶人。”

“不,不是。”俏如来脸上露出一点开心的笑意,“你的眼睛里,已经没有杀气和戾气了。”

瞬间明白俏如来的言外之意,赤羽心中一时竟有些五味陈杂。深深地凝视着那双璨金如光的眸子半晌,赤羽终于同样也笑了起来:“你的眼里,却多了锐气和果敢。”

“但先生依旧是那只骄傲的凤凰。”

“你也依旧是那只狡黠的狐狸。”

余光瞄到因为俏如来的探身而被拉长绷紧的安全带,赤羽眉头一皱,伸手解开了它。

反正,若是要把人拉到驾驶座,安全带的长度肯定是不够的。

过了好一会,俏如来才重新坐回到副驾驶座上。

“先生打算去哪里?”他眼珠一转,故意问出当年赤羽问他的问题。

“只怕不是你想去的地方。”赤羽温柔地看他一眼,用当年俏如来的话作为回答。

“但这一次,俏如来不会再与先生分道扬镳了。先生若是愿意,带上俏如来一起吧。”

“不可反悔。”

“绝不反悔。”

————————————————————————

俏如来:“先生为什么还不开车?”(⊙_⊙)

赤羽:“你把我的眼镜放哪去了?我看不清…”(ーー;)

俏如来(找):“…我就随便一放,怎么找不到了?!”Σ(・□・;)

赤羽:“………换座位!你来开!”(¬_¬)